透过通领科技专利被无效,我们看到了什么?


  

江苏通领科技成立于2012年12月,是一家专业研发、生产和销售商用、民用电气开关和安全插座的高新技术企业,拥有已授权的美国发明专利25项,加拿大发明专利3项,PCT专利5项,国内三项专利110项。


就是这样一家完全有自举创新的企业,在美国赢得专利技术维权“五连胜”的通领科技,在国内遭遇同行的恶意竞争和不择手段的围堵。据公开信息披露,国内“插座一哥”公牛集团就首当其冲,对江苏通领科技采取了有阴谋、有组织、有计划的对江苏通领科技授权的专利提出无效的申诉,背后动机就是公牛集团意欲把江苏通领科技专利技术通过“合法”的手段据为己有,为达到“合法掠夺”的目的,相关律所竟然伪造关联证人,把12位家庭主妇和六十多岁的老人组织起来起诉江苏通领科技。


面对公牛集团咄咄逼人的侵权行径,通领科技被迫维权,即向国家知识产权法院起诉国家知识产权局审查员和公牛集团,但遗憾的是2年多漫长的维权等待2021年7月28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行政判决驳回了江苏通领科技的诉讼请求,依然维持了知识产权局专利局的的无效审核。


纵观整个行政判决书,不难发现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裁定认定事实不清,忽视公牛集团恶意无效申诉的背后的程序正义和正当性,忽视公牛集团通过组织、策划对通领科技来自七个不同省市,12位小学学历和家庭主妇自然人分别离奇起诉江苏通领共计38件专利无效的背后动因?这一切的主导和恶意起诉难道知识产权法院可以无视这种事实?可以无视这种侵权行径如此荒诞无耻的进行下去,而所谓的知识产权法院竟然对通领科技专利无效背后的曲折离奇行为不加以审视?合理、合法、合规?还是你们都沆瀣一气为公牛集团背书?


江苏通领科技起诉公牛集团公司专利侵权以来遭遇到的诡异现象,江苏通领科技有充足的理由怀疑知识产权专利局有关人员充当了不光彩的角色,在专利复审期间,公牛集团代理律所与律师曾多次在私人会所宴请审理部相关办案人员。通领科技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知识产权局举报后,上述相关部门称已对举报内容展开调查,通领科技期待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知识产权局尽快公布其调查结果,对这一明显违规违纪情况,国家知识产权局有必要向被害单位通领科技通报相关人员为何能和事关方如此亲密无间,本应回避的审理部人员和公牛集团代理律所律师一起“勾肩搭背”推杯换盏之间,他们勾兑了什么秘密?他们勾兑了何种利益?为什么在美国能获得专利技术维权“五连胜”的通领科技相关专利在国内遭遇到如此严重的“水土不服”这是文化的差异,还是审核人员能力的差异、抑或职业素养的差异?甚至是徇私枉法个体的差异?


在整个事件中知识产权法院有没有调查审核?如果完全依赖知识产权专利局提供的信息资料去证明通领科技专利无效,那么知识产权法院独立性在那里?法院判断性在那里?有没有遵循实事求是精神?有没有认真听取通领科技反馈的意见?为什么在整个案件中让人看到知识产权专利局和知识产权法院完全是仰人鼻息?公牛集团明显存在有计划、有组织的对江苏通领科技发起的恶意诉讼,公牛集团与案外人串通,使其虚构事实、伪造相关证据,知识产权法院难道不需要这些证据来为通领科技的无辜受害支持公道吗?


通领科技安全门2项专利是国内首创与国际同步的专利技术,竟被国家知识局复审委审查员一句话“没有创新性就轻易被认定专利无效”,且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字不改全部照抄袭。相同的专利在美国官司中获得5连胜,被苛刻的美国法律实践证明的专利,这是经得起考验的专利,怎么可能在国内就被无效?要知道这2项安全门专利在起诉前经过全国数10位顶尖的知识产权,权威、学者联名肯定其专利权的有效性,怎么会被知识产权专利局审理部视为无效。知识产权法院到底有没有专业知识和法律素养对此做出公平公正的判决?这种审核和判决结果变相的推翻了通领科技在美国取得的维权成果,助推了不良企业通过恶意竞争打压相关企业的技术创新,让侵权者通过低廉的成本和潜规则某些复审人员就可以把别人的专利技术占为己有,法律如果在不能保障创新专利技术的原创性和企业核心利益,发挥好知识产权司法的教育、指引、规范功能,让维护法律和公共利益的行为受到鼓励,让违反法律和社会公德的行为受到惩戒。这就容易给通领科技和广大创新企业产生不公平、不公正的感觉,知识产权法院如果不注重程序公正,不注重依职权调查取证,就靠知识产权专利局审理部的认定做出违背事实的判决,这如何让让人民群众感受到相关判决的公平?



2021-08-17 08:22:52 网络

白城新闻网 2019 © SOME RIGHTS RESERVED